網站bg视讯

當前位置: 網站bg视讯 >> 黨史故事 正文

【科大黨史故事】江畔热土铸伟业

作者:韩静 时间:2021-09-21 资料来源: 党委宣传统战部(教师事情部) 浏览次数:

党史学习教育开展以来,全校宽大党员干部坚持“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紧扣“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推动党史学习教育深入人心。日前,我校推出讲好“三个故事”之“科大黨史故事”“黨史故事青年说”“煤炭精神故事”专栏。今天,我们推出“科大黨史故事”第四期,讲述两地办学的故事。让我们一起传承红色基因,继续革命传统,一起讲述在学校生长各个时期发生过重大影响的人物和故事,一起在故事中罗致智慧和力量,为推动学校高质量生长凝聚强大动力。

在bg视讯74年的辦學曆史中,有一段曆史必須要被濃墨重彩的書寫,有一個故事必須要講給每一個科大人聽,有一群人他們的事迹肯定會被永遠銘記。

bg视讯的前身是1947年在雞西創辦的東北第一所煤礦工人學校。1954年與鶴崗煤礦學校合並建设雞西煤礦學校,1978年經國務院批准建设雞西礦業學院,1981年更名爲黑龍江礦業學院,2000年更名爲黑龍江科技學院。但學校因地域環境局限,發展一度受阻。由于學校地處高寒邊境的山裏,交通未便,資源匮乏,許多優秀的教師‘雁南飛’了。“那時學校進口不暢,出口不通,就好比在沙漠中前行的駝隊,沒有水分,瀕臨死亡。”是坐以待斃還是尋求生路?2000年,學校領導班子搶抓“高等學校可以到異地相助辦學”的機遇,當機立斷,決定搬遷到省城哈爾濱。2003年,學校實現了從煤城雞西到省城哈爾濱的主體遷移。做到了牽校不拔根,更名不改姓,在百年糖廠的一片廢墟上從無到有建成了今天的bg视讯。在堅持兩地辦學的過程中,有無數的科大人爲學校發展建設支付了汗水、淚水、血水甚至生命。

一、艱難的抉擇

2001年1月18日,一個曆史性的時刻正在報業大廈進行,從2000年11月16日起,曆經兩個多月的艱苦談判,學校以5400萬元的價格,與哈爾濱市輕工局正式簽訂了整體購買哈爾濱糖廠的条约。也正是從這一刻起,開啓了學校辦學史上的新篇章。

作为一所1947年建设的高校,学校从战火中走来,也曾有着辉煌的办学历程,但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设和1998年高校治理体制革新的深入、1999年高校大规模扩招的开始,学校在鸡西办学面临着巨大的现实困难:一是由于地处偏僻,导致交通未便,信息不灵;二是人才流失严重,教职工待遇较低,科研情况“恶劣”,如1985年开始实施的用100万元培养100名硕博生的“双百工程”,险些无一人回校事情;三是由于考生及其家长选地域、选学校、选专业,招1000来600已成为正常现象;四是由于办学空间狭小,已不适应高等教育由精英化向普通化转型的需要。这一切不光严重制约着学校的进一步生长,而且已危及到了学校的生存,影响到了教职工的基础利益。面对办学情况、规模、质量、效益受到严重制约的严峻形势,面对教职工求事业生长、求生活质量提高和的严酷现实,学校党委顺应党和国家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加速生长高等教育这一“天时”, 顺应哈尔滨开发江北和哈糖厂破产这一“地利”,顺应学校几届班子和师生员工的配合心愿这一“人和”,本着有利于稳定人才、吸引人才、共享人才,有利于招生与就业,有利于充实学校内涵和拓宽办学领域,有利于更好地为地方经济和社会生长服务的原则,依据1999年6月12日正式宣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革新、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有关“高校可以到外地相助办学”等政策,在广泛调研、充实论证的基础上,毅然决然地做出哈尔滨扩建新校区的决策,并于2001年1月18日经省生长计划委员会批准,同时也在原国家计委进行了立项。这一决策被时任省委副书记刘东辉认为是“明智的选择,战略的举措”,它犹如一把神奇的金钥匙,破解了地域情况对学校生长的掣肘,打开了学校走出低谷的不二秘诀,为稳定大局注入了一剂良药,在全院师生员工的心中播下了绿色希望。

二、艱辛的創業之路

1、選址

自2000年1月3日做出“在哈爾濱擴建校區”的決策之後,學校先後在哈爾濱考察了多處地點,最終選擇了位于松花江畔的百年糖廠舊址興建新校區。在選址確定之後26天,學校時任黨委書記宋長生、院長趙國剛、副書記李青、常務副院長孫登林等組成了談判代表團,與哈爾濱糖廠的上級主管單位——哈爾濱市輕工業局領導坐在了談判桌前。雙方各代表一方的利益,討價還價很猛烈,幸亏雙方都能坦誠相見,很快便達成了开端的協議。兩個月以後,學院和哈爾濱市輕工業簽訂了《黑龍江科技學院整體購買破産企業哈爾濱糖廠資産条约》。

2、融資

協議簽訂完了,更爲艱難融資之路才剛剛開啓。在協議簽訂後的第二天,宋長生便立馬率領融資組的同志們,向省計委、省教委有關領導彙報擴建哈校區的進展情況,2天後拿到批文。然後,便兵分兩路:一路由黨委副書記李青帶領融資辦的同志到各處籌款;一路由常務副院長孫登林帶領徐向國等同志從2月初起入住糖廠,開始籌建。

融資的路舉步維艱,貸款的努力一次次泡湯,而4月15日必須將5000萬彙人糖廠破産清算組的規定卻一點兒沒商量。“4.15”這只紅色的警示燈,時刻在提醒著融資組的事情人員。

向政府伸手?我省作爲欠發達的地區,每年用于高校的基本建設經費分到全省幾十所高校,對我們來說只能是杯水車薪。怎麽辦?自己的夢需要自己圓,少給政府找麻煩。對此,學校提出要“兩條腿走路”,一方面積極爭取國家和省裏的支持,另一方面大膽嘗試市場經濟條件下辦學的新模式——經營學校,即把教育事業當作産業一樣來經營,做到少花錢多辦事,不花錢也辦事,用明天的錢辦今天的事,用社會上的錢辦學校的事,走一條通過學校與銀行相助、學校與企業相助、學校與社會相助、學校與國內外政府相助,多渠道、超常規、高效益建設校區的發展新路。

2001年4月13日,購買糖廠的資金基本到位,融資和籌建的同志們終于把心放在肚子裏了。而這時,宋長生等同志的腳上還穿著冬天的棉鞋,連日的奔忙竟使他們忽略了冬天已逝,春天已經到來。

爲了後續建設資金的到位,學校通過堅持“五個不放松”(抓住政府主渠道不放松,抓住擴大招生規模和多性質招生不放松,抓住銀校、企校、國內外相助不放松,抓住盤活資産、以項目引資金不放松,抓住提高事情效率、全成本核算不放松),掌握稍縱即逝的機遇,積極進行運作,接纳冠名等方式請國內外一些單位與個人特別是原國家宁静生産監督局及哈爾濱、大慶等市政府和一些施工單位在我校建設了多處文化景點;接纳銀行貸款和以項目引資金的方式,引進社會化力量參與學院建設,爲學校産生了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通過多方聯系,獲得奧地利政府低息貸款,成爲省內首家獲得國外政府貸款購買實驗室設備的高校。2003年10月19日,《黑龍江日報》在頭版顯著位置刊登了“黑科院大打‘經營學校’牌亮點頻頻,市場化運作,完成主校區搬遷,容納1.7萬學生的現代化校園在省城拔地而起”的報道,在省內外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3、籌建

土地買下來了,這僅僅是萬裏長征第一步。要把廠房革新成教室、把廢墟變成大學,融資和建設的任務還異常艱巨,而哈校區建設攻堅戰這付重擔就曆史地落到了籌建和融資這兩支隊伍的肩上。

面對難以下咽的方便面和沒有廁所的小旅館;面對一米多深的積雪和使人瑟瑟發抖的怒吼江風;面對5萬平方米的舊廠房革新成教室這一超出凡人想象的任務;面對學生即將入住,食堂革新卻還沒有眉目的窘境;面對突如其來的“非典”疫情,不僅工程不能停,還要搶工期;面對施工時間僅有240天就要使5.4萬平方米的教學主樓交付使用這一建築史上的不行能;籌建和融資的同志們從事關學校生死生死的戰略高度,從真正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師生員工基础利益的實際出發,正確對待公與私、榮與辱、名與利、生與死等問題,在思想上求實、作風上務實、事情上紮實,不圖虛名、不務虛功、不整虛景,想實招、辦實事、求實效,主動承擔責任,靈活應對挑戰,大膽嘗試新要领,不斷逾越自我,用行動譜寫了一曲特別能刻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公關、特別能奉獻、逾越常規、跨越發展的哈校區建設之歌。白昼,他們要在風雪中測量,“冰水”濕透了他們的衣衫;晚上,各人還得聚在一起整理數據,繪制圖紙,編寫報告。他們放棄了法定節沐日,放棄了與家人的團聚,有的親人病故了也不能回家看一眼,有的妻子住院也不能在身邊陪伴,有的放棄了考研、深造的機會,有的帶病堅持事情在一線……

自2001年1月18日與哈市輕工局簽訂整體購買哈爾濱糖廠資産及土地条约,到2004年9月5日舉行哈校區落成慶典,一座能夠容納20000人的大學城巍然屹立在松花江北岸。

4、兩地辦學、主體遷移

以2001年10月首批1000余名學生定期進入哈校區爲標志,學校一校兩地四區的辦學花样正式形成。

面對新形勢、新任務,學校黨委凭据科學領導、提高執政能力的要求,及時明確兩地辦學應堅持的原則和事情方式、要领,在人員疏散、師資不足的情況下,加強組織協調,保證了教學秩序正常,及時處理解決了在建設、貸款、資産轉讓、防非典、主體遷移等事情中發生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堅持以人爲本的思想,不僅聯系開發商建設職工住宅,還在職工子女就學、暢通水陸交通等方面做了大量艱苦細致的事情,基本解決了以“三高”爲主的教職工配偶的事情問題,實現了雞西校區水、電、暖的托管,解除了在雞西生活的老同志的思想顧慮;凭据淨化、綠化、美化、有文化的要求,深入開展“六防止、三杜絕”活動,基本做到了教職工無怨言、教學質量無下滑、工地無事故、校園無不穩定事件,開創了兩地辦學的新局面。

金龍大客從雞西校區出發

邊建設邊辦學學生早晨上學

在一校兩地四校區辦學的過程中,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值得書寫。尤其是我們可愛的教師,爲了搞好兩地教學,有病的老人顧不上照顧,年幼的孩子顧不上哺育,經常往返哈雞兩個校區。我們至今還記得在兩地辦學期間這樣的情景,在原校區辦公樓前金龍大客即將發車時,丈夫送妻子、妻子送丈夫,孩子依依不舍,甚至是哇哇直哭,但我們的教師眼含熱淚毅然舍下還在哭泣的孩子登車出發,那情那景,無人不爲之動情,無人不感歎我校教師的精神;在這三年多的曆程中,爲了哈校區建設,爲了保證兩地辦學,爲了實現主體順利遷移,他們犧牲了諸多個人利益,作人子爲人女不能常盡孝道,作人夫爲人妻不能常盡義務,作人父爲人母不能常盡責任,作人朋爲人友不能常聯絡情感,各人無怨無悔。因爲通過各人的努力,贏得了上級領導的肯定,贏得了國際友人的贊歎,贏得了社會各界的豔羨,贏得了有志之士願來此從事教學科研,贏得了願成才的青年學生到這裏繼續深造。還因爲通過各人的努力,換來了學院的蒸蒸日上和蓬勃生機,換來了凝聚的人心和團結的力量,換來了學院最爲寶貴的、永遠的精神財富,換來了自力重生建成的美麗校園,換來了學科建設的加強和辦學層次的提高,換來了良好的辦學聲譽和環境,爲學院長遠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香港《文彙報》、《灼烁日報》、《中國教育報》、《黑龍江日報》、中央電視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等多家媒體對我院跨越式發展的情況進行了廣泛報道,博得了社會的廣泛贊譽。

(根據曆史資料整理編輯)